小洛儿

_(:з」∠)_你好......这里是把老福特当日记本用的人【。日常发发死宅言论

心情不好吸水门班

是条有理想的咸鱼

身兼休伯利安舰长和迦勒底御主两职

通明楼游记

抱着政治书和作业本,去小坚坚办公室的路上,又遇上了之前被叫去抽背时向我借书背的某个不知名一班女同学。我尤记得上次坐在会议厅里,背书的时候,她瞧着我,问:“你是不是开学典礼的时候年级前十上去领奖的?”我边眨巴眼睛边讪讪地笑起来并心虚地回答“是啊”。于是她就开(幸灾)心(乐祸)地笑着说真好。这回她见我急匆匆地跑向那幢里头都是学校高层领导办公室的通明楼,问道“你又被找了?!”

🌚对不起我给上次期末前十丢脸了。


去的半路上碰到政治课代表木荣和她的朋友引燃,她们催我快点,小坚坚在发火。我的心凉了半截,开始考虑小锌块儿所提的需不需要带个液态二氧化碳灭火器的建议。

走上楼梯,看到一群先我几步的一班同学。最前头的不愿透露姓名的叶某的声音挺大,大概是在宣扬她上次背书的光耀经历。“我就回答他‘我不知道’。他说‘你不知道???!!!’23333333”

我内心os待会儿看你们笑不笑得出来,三步作两步走很快上到四楼(啊三楼还是四楼来着....),猫着腰贴在了门旁的墙上往办公室瞅了一眼 【暗中观察.jpg】 我没有进去,而是将背靠在墙上,把政治书打开挡在了胸前,但其实并没有在复习【。一班的同学跑到了我身后,过了一会儿她们走了进去。我于是便听到小坚坚用高响度的声音问叶某人“叶xx你是不是来背书的?!”随后他又问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张某,为什么早上不交作业。张某的大致意思是,她感冒,早上来晚了。于是小坚坚声音变柔和了些,对她说,待会儿去门卫那边多喝点温水吧(白开水包治百病x)不一会儿张某就和她的一个同学出去了。我的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这个暖男人设(?)蜜汁吸粉啊我@%?&*!/

又过了不久,没良心和陈述句也来到了办公室前。他们在办公室外探头探脑,这就引出了办公室里的小坚坚。他走出来,用手指着陈述句,用我们非常熟悉的那种腔调说:“在外面晃头晃脑的这位是——陈*”就招呼他进去准备背书了。然后他又看到我,说“你作业又(双叒叕)没交。”旁边的没良心说了句:“哇作业没交也要来吗”小坚坚扭头看起了他,没良心立马闭嘴了。

我把作业本交给他,他拿着那本本子,一边走向办公桌,一边问我作业不交的原因。 |_・)量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也是不敢说自己周末没写的。只能支支吾吾地说自己写得不完整,他没有多说,只是回了一句不知是疑问语气还是反问语气的话:“所以你就不交?”或许还带着一声不知是不是我臆想出的深深的叹息。

随后他开始批阅我的作业,边批嘴里还絮絮叨叨我写不全的部分。 |_・)我觉得他还可以再起个外号叫人形自走政治答案库【。之后他简短地分析了下我的问题,最后,他说:“glx我记得你语文不是很好吗?”

我(极速否认):“不好。( |_・)你记得,你记得,除了你记得的我英语好其他都是假的)”

小坚坚(语重心长):“那难怪。语文和政治是一体的。(码到这儿突然想到有没人站几秒弧坚邪教啊【狗头保命)”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这里除了一个人可以走,其他人......”......


快走到风华楼时,铃声响起了。估摸现在这样回到教室的时候,小宋宋可能还没来吧。

“......报告”( |_・)半路杀出小云云)

(可能是看到了手上政治书的)小云云:glx你也去王老师那儿背书啊?(前排的林某人蜜汁笑容,可以这个仇记下了)

“不......是......”

“那去干嘛的啊”

“交......作业”

“......(回座位)去吧”


                                   

by∠( ᐛ 」∠)_虽然感觉通明楼挺有趣但不想再去的氙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