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洛儿

_(:з」∠)_你好......这里是把老福特当日记本用的人【。日常发发死宅言论

心情不好吸水门班

是条有理想的咸鱼

身兼休伯利安舰长和迦勒底御主两职

和小玉在公交车上聊起了政治老师。
我们的政治老师,是校办公室主任(评论区的锌友情提醒)
我调侃,说教我们的学校领导,语文老师弧老大 胡老师 校长,物理老师小胖胖 刘老师 德育处副主任(这个绝对没记错开学典礼上我特意记下了我喜欢他1551) ,政治老师小坚坚 王老师 办公室主任,前两个都怠惰得很,只有小坚坚,教学态度认真,每次收作业都会让课代表认真记录,将未交的人名字报给他,而且居然亲自改作业。弧老大会把作业给实习老师,毕竟他是大佬(社会人bgm响起)小胖胖干脆不改,他比较佛系【。
然后我说,他喜欢用陈述句。
小玉没听懂,我跟她解释。小坚坚总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这些莫名其妙的句子都是陈述句。举例:上周五我政治课前擦黑板,他看到我,就看着我说道:“氙每周五都在擦黑板。”我一脸懵逼地睁大眼看着他“哈?....诶?嗯对........”说到这儿的时候,我们俩的笑声已经回荡在公交车里了。小玉跟我说,她也想到一件事,大概是去做问卷调查的时候,她和肾单位迷路了,经过政教处还是哪儿,遇到了小坚坚。说明自己的情况后,小坚坚用手指了指某处,说:“肾单位和小玉要去阅览室”肾单位当时一下子就笑了,而我们这时候已经笑得捂住肚子了。
明明看着是个正经人,说话语气掷地有声抑扬顿挫,说话内容却让人摸不着头脑,脸上还总带着抹迷之微笑,使我总无法严肃面对他,总想着要皮一下。(啊这可不是应当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三好青年应该做的啊滑稽)

评论(7)

热度(2)